立 碑 - 商丘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

立 碑

文章来源:祁振广 发布时间:2020-09-01 10:22:51 字体:

 

    最近,花鼓灯之乡怀远县传来一条罕见的新消息。

    在我的印象中,国家为功臣烈士、人民领袖树碑立传,那是常见的事,而一群(36位)白发苍苍的老人,最小者也有60多岁,老人们为故去22年前的一位村支书立碑塑像,表达缅怀之情却是少有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魏庄镇马场村左侧,那颗老柳树下,新立的墓碑和坐像就是村民对老支书施多珍崇敬的见证。碑文云:他爱村如家,爱民如子,是带领全村治穷致富的“拓荒牛”......试问一个泥腿子书记,也就兄弟一个,他为何能赢得百姓如此厚爱?他热爱乡土,忘我工作,他是个大眼睛,高个头,人直爽的一个厚道人。初中下学后,从农民到生产队长,进而被选为村党支部书记,一干就是30多年,他说:我虽然是村支书,但我和农民还是没什么区别,和老百姓比,要说不同,就是肩上多一副重担和责任。曾经从去年开春起“三顾施家门”也要为施书记立碑的,今年76岁农民崔怀热泪满腮地说:“施书记是个不顾家的好干部,老伴也怪他不顾家,就象卖给了村委会似的”这位腰里别着烟袋,随手带个笔记本的父母官和农民其实就一个样,他整天穿着老旧的蓝上衣,带着旧蓝帽,骑着辆吱吱作响的破自行车,每天忙得象个陀螺总旋转个不停,往返于田间村头及千家万户,曾记得那年冬天他带领村民修建杨家河水利,赤脚破冰下水掏龙沟,奋战最险最难的工段,1991年百年未遇的洪涝灾害,哪里有危险,哪里就能看到他的瘦弱身影,他为工作处处冲在前,有谁不服气?一次,他在党员会上说:“我觉得要致富,光靠种田不行,今后必须办村企业,解决富余劳动力问题,多增加村民收入。

施书记他一生勤俭,连买烟叶的钱都舍不得花,有时烟瘾上来了,就去田野采一种野生植物填满烟袋窝将就吸。他从县啤酒厂拉回酒糟自家养猪,但却很少吃肉,也很少添新衣,他要把节省下来的钱帮助了村里更多的五保户老人。

施多珍一生从善若水,是十里八乡群众交口称赞的“大善人”!他自学理发技术,义务给村民服务,他大力支持艺人们乡下演出,安排他们吃住,一位穷苦出生的花鼓灯艺人汲兴河在老支书支持下,成为当地宣传阵地上的“一代鼓王”他的后代至今还记得施书记对他鼓励的话:“如今新社会了,一定要大力宣传党的新方针好政策、移风易俗,反对赌博和封建迷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岁月,他感觉有种使不上的劲儿,哪怕是农民种植一片葱,养上几只鸡都要冒“割尾巴”之险,灰暗的岁月,群众致富无望!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他多次省下去医院治糖尿病住院的钱,支持村里创办起饮料厂和沙轮厂,帮助青年人跑生意外出务工,使村民逐渐走出贫困,结束“红芋稀饭、红芋镆、离了红芋不能话的艰难岁月”正如那位跑十多里路82岁老奶奶闻讯赶来,也要为施多珍书记立个碑塑个像要亲自参加说的那样:“以前穷,想办的事未办。如今富了,我们该了确这桩心愿了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施多珍喜爱文艺活动,热爱怀远花鼓灯及地方泗州戏,他白天抓生产,晚上办扫盲班,帮助村民学文化,创立艺术团,团里常常唢呐吹奏锣鼓喧天,非遗文化繁荣了起来,村民们赌博打架斗殴的少了,文明和谐的孝道的好事层出不穷。享誉淮河两岸乃至全国的花鼓灯火了,村里汲兴河成为了著名文伞艺人,后起之秀施志兆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1998年吉尼斯纪录者。村里由于注重文化建设, 施书记每年农闲时都请地方名角李宝琴戏曲班子来村唱几场!由于施书记是花鼓灯是非遗艺术传承人,还和泗州戏演员李宝琴一起去北京受过一次领导亲切接见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施多珍对村里的退役老兵和五包户时刻都挂在心上,村里一个72岁的五保户施有法,也是一位抗美援朝老战士,他义务照顾他三十年,在他无疾而终时,老支书又率领全家老小二十几口披麻戴孝为其送葬。一年夏天,一个家住三十里外的卖冰棒的小伙子,经过马场村里感冒发烧了,自行车也打了炮,他急得直哭,施书记见后不仅帮助他卖完冰棒,还接进家中,直到第二天看好病修好车才让其离开。他通过回上海的知青,帮助一批村民去上海就业,如今这些饱经风霜的汉子,已成为腰缠万贯的老板,上海成功企业家汲绍山得知村里要为老支书立碑的事,专程打来电话:他说“坚决支持老支书立碑塑像,不管花多少钱,全由我一人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施多珍抱病工作,他累了、他病了,虽然他用心脏的鼓风机不断吹旺生命之火,欲继续照亮他热爱的事业,但死神却无情地夺走他51岁的生命。他走了,村民们无限悲伤,像失去亲人一样,痛哭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回顾他临行的前三天,邻村几个友好书记都来探望他,问他工作为何年年都先进,究竟有什么秘绝?施书记苦笑说:“我还是那句老话:“不要装错钱。不要上错床。心儿永远要放在正当央!”临终当天,施多珍令儿女把村两委干部和党员代表请到身边,拉着他们的手遗憾地说:“我要走了,还有很多工作还未完成,请大家齐心协力,带领村民走上更加富裕之路......我的丧事从简,尸体火化。说完依恋地合上双眼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病魔无情,人有情。当施多珍离开人世的时刻,村民们眼前还时时浮现出他的音容笑貌。对于这样的基层好书记,即使你说出万千条不同意见,也都绝不能改变他是条响当当的淮北硬汉子------一位村党支部书记的光辉形象!

作者 :祁振广 高级记者、 宿州市《拂晓报》特邀记者